1. 首页 王中王今晚开特结果 现场直播六开彩 十二生肖开奖结果今天 www.930009.com www.h88888.com
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h88888.com > 内容

AI财经社“讨伐”上市媒体 i黑马侵权:他们已拒绝道歉
发布日期:2019-10-29 13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6月19日,AI财经社站在了法庭上,作为原告,它把另一家媒体 i黑马送上了被告席,原由是从2017年8月开始,i黑马未经AI财经社的任何授权,私自在网站端口发布26篇AI财经社的原创内容。目前还没有出结果。

  “让我们愤怒的是,转载前并没有任何人和我们打过招呼,而在我们询问之后,i黑马又悄悄删除了这些文章毁灭证据。”6月26日,AI财经社创始人李大明在微信朋友圈评论该事件。

  据悉,AI财经社由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出品,旗下有以“AI财经社”命名的微信公众号、头条号、企鹅号等多个账号。AI财经社从2017年1月成立至今,成立至今,创作的原创稿件3000余篇,全网阅读总量超过三十亿,并先后荣获今日头条、企鹅号、网易号、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有哪些专业,凤凰号、一点资讯号等财经类平台影响力排位第一名。

  而 i黑马全称 i黑马网,隶属于创业黑马(北京)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现在公司旗下有i黑马网、创业黑马学院、黑马会、黑马大赛等多个业务,其前身为前媒体人牛文文创办的北京创业创媒传媒技术有限公司。2017年8月10日,i黑马的母公司创业黑马(北京)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创业板挂牌上市。

  “他们已经拒绝道歉了。”AI财经社称,“态度很不友善”。截至目前,i黑马并未对此事作出回应。

  6月26日,AI财经社发布《我们为何起诉一家上市媒体?》一文“讨伐” i黑马,“私下沟通未果,我们选择了法庭见。”而法庭之后,他们选择了舆论施压。

  “不打一句招呼就把转载的文章放到网站上,我们不认同那套媒体互相转载的说辞。”AI财经社撰文称,“我们欢迎大家和我们互通有无,但前提,是和我们友好沟通。”

  此前,科技自媒体“差评”因为洗稿一事被推到风口浪尖,他们以不懂媒体规则回避了最本质的抄袭问题,最后在舆论压力下才进行了道歉,但更多地被新一轮舆论解读为“道歉式营销”。

  “从本质上看,这和差评事件的逻辑是一样的:妄图免费用别人的内容来成就自己的流量。”AI财经社撰文称。

  在此前,AI财经社就发布过反侵权公告,称“我们每个字的成本价已经达到20元”,矛头直指46家媒体机构,其中不乏一些在香港、美国上市的传媒巨头。起诉原因均为未得到允许的商业化转载。

  “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内容团队来说,内容就是我们的生命线,那我肯定格外重视这条生命线,我会去保护好这个东西。”AI财经社创始人李大明曾对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说。

  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及AI财经社从2017年1月就开启了反侵权行动,截至2017年10月已处理非法转载文章13292篇。在起诉的媒体机构中,索求赔偿均为每篇一万元。

  AI财经社给侵权媒体机构发律师函后,对方有主动找过他们的,不过找他们的方式不一样。

  据李大明介绍,其中,河南的一家自媒体收到律师函后,发现了某一篇文章侵权了,他们第一时间找到AI财经社的运营编辑。从运营编辑那拿到了该篇侵权文章的白名单,迅速把那篇侵权文章删掉,然后把获得授权的文章截图发给AI财经社。李大明觉得有些蹊跷,他和他的同事仔细检查了截图后发现,授权日期被修改过。

  除了这种情况以外,大部分侵权媒体会向AI财经社哭穷,李大明的态度则很坚决,在这件事情上,让法律来解决,“每个人都要为他犯过的错误买单,而不是说,你轻而易举就取得别人的原谅,那么你给别人带来的伤害呢?”

  在行业中,AI财经社被认为只是一个自媒体。“我从来不认为AI财经社是一个自媒体,AI财经社是一个媒体机构。”李大明说,你可以这么理解,AI财经社是博雅天下旗下《财经天下》周刊的一次新媒体尝试,是传统媒体的一次转型。

  而被告被起诉后,并不代表着不能转载AI财经社的稿子。AI财经社的转载原则是,稿子发布12小时后,可以申请白名单转载。

  媒体机构为了保护自己的权益,发布反侵权公告的次数不少,在媒体界最为津津乐道的两家媒体分别是北系《新京报》,南派《南方周末》。

  2008年,《新京报》起诉浙江在线篇稿件,被业界视为向“潜规则”开战;《南方周末》则多次发布具体的版权赔偿公告,上一次,其要求侵权媒体以每个字12元的价格进行赔偿。

  长期以来,国内机构媒体之间一直存在着免费转载稿件的互换原则。互联网媒体兴起后,网络媒体依旧默认这一“潜规则”,它从纸媒那里获取了大量内容产品,支付的费用极为低廉,或者压根不支付。

  有评论说,原创性调查报道在当代是奢侈品,要生产出一篇像样的深度报道,报社所投入的费用至少数千元,但网站(内容平台)转载一分不付,四面开花,报社沦为商业网站的打工仔。

 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,国内从十年前开始,就意识到了版权保护的重要性,并出台了相关规定。

  2006年国务院颁布的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已有明确规定,除法律、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,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将他人的作品,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,应当取得权利人许可,并支付报酬。

  但现实并非如此,很多传统媒体进行维权时,会被称作是“想钱想疯了”。直到今天,还有很多人认为新闻是不受知识产权保护的。互相免费转载的“潜规则”在国内非常盛行,侵权者几乎没有风险可言,对簿公堂的就更为少见了。

  “至于它能掀起多大的波澜,多大的涟漪,我不知道。但是我只是知道我尽力了,我在做这样的事情。”李大明表明了他的态度。

  此次,AI财经社方面称,希望大家尊重新的游戏规则,而不是在老的江湖里倚老卖老,或者是以旧的规则作为新的借口。

 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,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、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、视频音频平台、影视文娱、内容创业和自媒体、二次元,以及VR/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。